当前位置:主页 > 问鼎娱乐平台 >

心見聞‧猿聲創作 借光影闖森林

发布时间:2018-03-05| 来源:未知 |

導演張偉來背起編織竹簍的,感受原住民的生活模式。

文:子若

圖:連利元/受訪者提供

劇場導演張偉來回來了!從台灣返回大馬,走進繪本再出走到原住民村落,最后把森林裡所見所聞帶進劇場,再勇于突破慣用的身聲手法,改用光影方式告訴大人與孩手們,一個關于西馬原住民特母安(Temuan)族化險為夷的傳說故事。假如你也來了,這將是今年三月天裡最動心的一場“temuan”(遇見)!

用原住民老歌謠

溫柔克服恐懼

在生活的路上遇見“害怕”時,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讓你遠離它,甚至讓它在你心裡徹底消失?你知不知道在那片茂密的森林裡,曾經有人用了一種溫柔的方法,抵禦、化解眼前有形與無形的巨大恐懼,這能想像那是一種怎樣的方式嗎?

在任何時代裡,那些不管能說或不能說的事情,總是能用一種最美、最動人的方式說給大家聽,那就是用唱的方式。在柔佛東甲(Tangkak)有一個名為特母安(Temuan)的原住民族群,他們就用一首歌敘述一件發生在森林化險為夷的故事,那首歌就叫《Inen Lagu Siamang Tunggal》。

自此之後,這首歌謠一直都被該村落的族人傳唱著,而這個傳說故事也一直流傳了下來!

大約一年多以前,本地藝術工作者“人類Ken”把這個傳唱已久的故事畫進繪本,書名為《勇敢的特母安》,在紅姐姐工作室撮合下,台灣身聲劇場資深團員張偉來、阿Ken跟他的繪本,來了一場有意思的“temuan”。

看了這本無字書後,張偉來決定為故事改編,並將它搬進聲活小戲場。如此一來,這個故事不只是可以變成一首歌唱給你聽、畫成一本繪本讓你翻閱,如今,還可以化為一部戲劇演給你看呢!

無需太多言語用光影說故事

從輕鬆有趣的《老鼠娶親》到慶典劇場《射日傳說》,這已是張偉來和紅姐姐工作室的第三次合作,這一回,他執導的這部劇的為《Hoong Siamang Hooong》,跟他的訪談就從這挺有節奏感的劇名開始說起……

劇名源自《Inen Lagu Siamang Tunggal》這首歌,歌詞的開端是這樣的:Inen lagu Siamang Tunggal makan buah akar/hoong-hoong, hoong-hoong, hoong-hoong……

他說,歌詞裡的“Siamang”,指的是一隻猿猴,整首歌以猿猴發出的“hoong-hoong”聲做完美串連,於是,他分別擷取了“hoong-hoong”,中間加入“Siamang”作為劇名,唸起來,特有節奏感。

跨越語言族群

對於此番不設中文劇名,他自有一套想法, “在這部劇裡,我們用最少的語言演出,即使演員需要說話方式傳遞訊息,也是會保留原住民語言。”對他而言,這是一個需要跨越語言與族群的創作。

提及這首歌,他隨即說到,西馬有不同族群的原住民,特母安族屬於人數較多的大族群,他們分佈在彭亨、雪蘭莪、馬六甲、森美蘭,以及柔佛邊界地帶,“這首歌裡的這個故事,是流傳在東甲特母安族群裡頭。”

好的開始永遠是成功的一半,為了做好這部來自原住民的劇,他跟他的團隊結伴同行東甲和雪州龍溪的特母安族居住地作實地考實,親眼看他們的生活模式,親耳去聆聽族人訴說他們的故事,再身心感受讓他們繼續動起來的大自然。

這一趟原住民之行,他收穫不少,但凡所見所聞都讓他大開眼界。他有感而言道,這批原住民的生活環境,使得他們跟天、跟地、跟大自然依然維持著自然和諧的連接。

好比,他親眼目睹原住民小孩在森林裡穿梭自如,家長不必怕孩子迷路,也不必防山林野獸,一切都那麼安定與自在;另外,領著他進森林的年輕原住民,沿途指著羊腸小徑長出來的小辣椒,對他說,這都不是他們種的,而是一種特愛吃辣椒的小鳥留下的種子。

去到森林深處時,原住民開始起火點薰香驅蚊,而薰香的原料就地取材,從眼前的一顆大樹取出一個晶塊,把它掉進火堆裡就發出一種香味了,他說,那是樹幹被割過後,流出來的液體, 乾了就結成晶塊,“每次離開以前,他們都會割幾下,好讓下一次來時有晶塊可取作薰香用途。”

這都是大自然教會原住民的生活事,“他們比我們更懂得這片森林。”為了一部兒童劇,他見識了不少原住民的智慧,也長了不少知識,“他們跟大自然的相處方式,是如此迷人的呀!”他發出無限的讚嘆。

張偉來為原住民小朋友解說,此次光影劇裡大量採用“偶”的構造。

智慧從來不嘮叨最美也最簡單

從現實又回到了歌裡,再從歌裡尋找故事的本質,《Inen Lagu Siamang Tunggal》這首歌敘述的是一個已經不知發生在多久以前的故事……

為了前往傳說中那個結滿各種水果,獵物隨處可見的山頂,有一對勇敢的夫妻在危險茂密的雨林中展開了一段奇幻旅程。當他們抵達山上禁地時,卻不幸遇見了守護著這個山頭的巨大猿猴。

他們必須找到化險為夷的方法,以便帶走各種果實。張偉來表示,故事的原型很簡單,大概就是夫婦倆的表現從緊張轉化為鎮定,他倆惟有作狀沒看到猿猴,繼續把水果丟進竹簍裡,引誘尾隨在後面的猿猴一粒一粒接著吃。

萬萬沒想到,吃著吃著,猿猴吃太飽而撐不住,它最終從樹上掉了下來,死了!這對夫婦只好把猿猴吃剩的最後一粒水果,帶回到村落裡。

傳承祖先智慧

“如此簡單的故事,它何以能流傳這麼久?它的意義在哪兒?”這是他閱讀和聆聽了這個故事後,第一時間提出的提問,“它不可能只是要表達貪婪者的下場罷了,應該有更深層次的想法與意義。”

戲,它最好玩也最玩味的地方,就是能將現實中無法或沒有表達出來的東西,統統都可以放進戲裡頭,將之完善並圓滿它。於是乎,他給自己來了一場奇思妙想的旅程,他曾經想過要改多少、加多少才足夠,但他最後的結論是:這故事最美的地方,就是簡單!

簡單裡一點也不簡單!在現實中,猿猴可以象徵“恐懼”,然而,這對夫婦在面對巨大的害怕時,並沒有用武器或粗暴的方式對抗,反而是邊摘水果邊唱起歌來,“他們用了一種很有智慧的方式化解一切危機。”

這是一種溫柔的智慧,這種智慧的表達方式在你虞我詐、你忙我亂的現代社會裡是鮮見的。歌謠之於原住民,不僅僅是一種連接,更是一種傳承。它連接生命、生活,傳承智慧。

這也是為何這部劇的宣傳品上,寫了這樣一段文字:“當你害怕,別忘了那古老歌謠。”針對這句話,他說,人們在面對未知、挫折時,總是會處於焦慮、不安,此時此刻,最重要的是找到一種支撐下去的力量。

當故事中的夫婦找到了這段弦律後,他們才得以安定下來並跨越眼前的障礙,“這首歌謠仿彿是祖先傳承下來的智慧,唱起這首歌的時候,也找到了跟祖先的連接。”他再一次帶著讚嘆的語氣,說道:“這種意境太美了!”

至於故事的結局,導演也持有本身的想法,他指出,假如這對夫婦帶回到村裡的是一堆水果,全部村民享用完了以後,事情發展脈絡就打住了,“假如這對夫婦帶回到村裡的是一堆種子,全部村民一起把種子撒下,事情會不會有更有趣、更生動、更有意義的想像延伸呢?”

種子會從哪兒而來?猿猴最後化身為什麼?導演給這個劇拍板敲定的結局是什麼,進了劇場,答案自有分曉!

《Hoong Siamang Hooong》等你跟導演和原住民,來一場集驚險、驚奇,及驚喜於一回的“temuan”!

演員幕前耍弄光影開拓觀眾視野

美麗的故事需要一個美麗的呈現方式!《Hoong Siamang Hooong》的歌、的故事,就藏身在剎那間變幻的光和影之間,“我們動了兩台投影器,大量地採用光影的方式作呈現。”

“重點是,我們的光影不是在布幕後,而是布幕前,意即現場觀眾可以親睹三位演員如何創造這些光與影的變化。”他把這個簡單、純粹的故事,通過具有詩意的光影結合演員的動作,來釋放它的力量。

“如此一來,我們可以讓觀眾用不同的視角來欣賞這部兒童劇,包括用人甚至鳥的視野,觀望這片森林,也可以看到動畫般的連環式鏡頭。”這對他來說,是一次大膽的嘗試,因為他放棄了自己過往最擅長的肢體語言和樂器,而投入到一個截然不同的說故事模式。

做著做著,他做出了莫大興趣,這種方式可以讓故事把天馬行空發揮得淋漓盡致,“想要飛天遁地或是上山下海,都不是問題、都可以做得到。”這個突破性表演手段讓他嘗到了新鮮感,“有一種宛如電影動畫般的演出,卻帶有濃濃的手作與現場元素。”

在戲排到半途時,他把這部劇帶到東甲演給當地的原住民觀看,“我非常緊張!”演完以後,他發現,光影與演員並沒有削落劇場要的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溫度,“儘管沒有太多語言,但他們還是直接的感受到了我們要說的故事、要做的事情。”回到故事的起源地,得到了認同,他對正式公演也有了莫大的期待,故事是光,觀眾是影,當光與影有了美麗的“temuan”,他們終將併肩而行!

光影劇《Hoong Siamang Hooong》

日期:3月9日~11日;3月16日~18日

地點:聲活小戲場 @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票價 :RM 55 (普通)/ RM 50(會員)

票務熱線 012-2345 44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