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问鼎娱乐平台 >

莫言珠海自曝一天写17000字 「我也是余光中先生

发布时间:2017-12-20| 来源:未知 |

「余先生在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学习西方文化的基础上,熔铸成了他的诗歌散文,形成了自己鲜明的文学个性

■莫言透露自己「现在一天可以写14,000甚至17,000字」 方俊明摄

「2017金砖国家文学论坛」一连四天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举行,其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着名作家莫言到校内演讲、与师生交流他不仅揭秘了《红高粱》创作背後的故事,还分享了自己的写作状态,「现在一天可以写14,000甚至17,000字」对於刚刚病逝的台湾文学家、着名诗人余光中,莫言说:「非常令人心痛我也是余先生的粉丝,他的乡愁也不会到此为止,肯定会被继续写下去」

莫言说,余光中先生对中国古典文学熟到了骨头里去,作品里头随处可以看到唐诗宋词汉赋,就像盐溶化在水里一样了无痕迹,这是真正高明的继承「我们也可以在他的诗里感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余先生长期在西方执教,也翻译了很多外国文学作品,他诗中融入的西方文化,也像把吃食消化成营养一样,同样了无痕迹,他这种学习和借鉴很值得我们搞文学的人学习」」莫言称:「这样一位作家,他的仙逝确实非常令人心痛他的乡愁也不会到此为止,肯定会被继续写下去这是人类持续的情感,什麽地方都会写下乡愁」

尝试写诗「比写小说愉快」

在跟师生交流中,莫言还分享了目前自己的写作状态「诗人可以走写,在游山玩水中写,谈笑间写,而小说只能坐写,要耐得住寂寞听说海明威是站写作的,一天写400字;而我坐写一天可以写14,000字甚至17,000字因为灵感来了,你的笔赶不上你的思维」

「所以,写诗比写小说要愉快,李白倚马可诗,他的诗是喷出来但写诗需要感情的饱满,不饱满不足以喷出来写诗还需要语言的精练,不断做各种高难度的语言冒险,像蹦极一样,体验到从语言的高峰到低谷的快感」莫言透露,目前他也在尝试写诗,写诗对他是一个全新的尝试

揭秘《红高粱》的创作故事

在自己浩如烟海的作品中,莫言重点谈了《红高粱》的创作他透露,曾在家附近的屠宰场看杀猪,自己也在家杀过鸡,这些屠杀的血腥场景成为了《红高粱》杀人、砍头的灵感画面有老军人看了说写得很好,问他怎麽知道杀人是这样的?莫言说,因为杀鸡就是这样的

《红高粱》是通过一场战斗来展示一场丰富多彩的大戏,形形色色的人在艺术舞台上表演高粱不是一种好吃的粮食,高密乡经常发大水,青蛙特别多,吵到人都睡不每次回乡听得蛙声一片就知道又要涝了莫言认为张艺谋的《红高粱》他比较满意,准确演绎了作品中自由奔放,敢说敢做的那种男子汉的、人的个性解放精神

自曝作品被批判的最大焦点

对於有学生提及「你的小说大多写人性的假恶丑,让人感觉压抑」,莫言回答说:「我的作品也有真善美的存在,只是可能比例相对少些,这也是我被批判的最大焦点」他认为,人性是复杂的,作家要「把坏人当好人写,把好人当坏人写」,改变非善即恶的教条式写法莫言在论坛作主旨发言时也指出:「写作心眼要活泛,即是要不断调整角度,既记住内心又关照外物从某种意义上,新的角度就是新的文学」■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方俊明

读文汇报PDF版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